<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番茄小说网 > 仙魔异想录 > 妖 拾壹

      妖 拾壹

        “师兄,这是去大会的名单。”

        荆州大陆西部,幽冥谷,幽冥鬼宗,这是个几乎盘踞了整个幽冥谷的大型宗门。

        一男子身披长袍,双腿盘坐在一处峰顶,面前石桌上摆放着一盏水已干涸的紫金茶壶。而石桌表面,些许水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空气中。

        “不看了,再加个人,让王振清跟着一起去。”双眼凝视着半空,并没有回头。

        “可师兄,这...”

        师兄的面色稍有些不耐。

        见此情景,来人不敢再继续多言,但最终还是开口道,“师弟还没回来。”

        坐在峰顶的男人,眉间微微皱起,按照以往,此时王振清应该已经返回宗门,难道说是出了什么意外。

        “知道了,我来通知吧。”

        “好。”说完,那自持是师弟的男人,便缓缓退去。

        姬发,这个年仅三十七,却已是当今鬼宗宗主的男人,实力虽说还未及宗师,但却有着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智慧和手短。

        而他口中的王振清,却是整个鬼宗年轻一代中的实力之最,甚至可以和老一辈相提并论,因为11年前发生的某件事故,导致其性格孤僻易怒,如若不是姬发,鬼宗之中无人能够使其平静。

        一张写着“音”字的符篆从手中浮现,全身血红,是姬发由自身灵力自制的专属传音符。

        传音符夹与双指之间,一丝灵力从指间传与符上,“师弟,还活着的话,直接去荆宗大会。”说完,传音符化作一阵青烟,从指尖消失。

        鬼宗的氛围,并不像字面上那般阴间,整体上除了几处要地以外,大多地方还是相对比较阳间。

        此时的鬼宗体能训练场上,两名弟子正在切磋,而一旁围着数名弟子正专注的讨论着什么。

        “这次大会,听说三王爷也会参加。”

        “就他,那脾气有宗门会要吗。”

        “说不定的,好歹也是王爷,而且说到底,宗门看的都是天赋。”

        “好想去。”

        “下一个下一个。”两名切磋的弟子来到人群中,“讨论啥呢。”

        一阵脚步,远处跑来一微胖的男子。

        “俞师兄来了。”看着这跑步带喘,脸上天天笑嘻嘻的师兄,众人有些想偷笑,如若不是曾经有幸见过他出手,大伙甚至都会怀疑他是走后门来的。再加上其和蔼的性格,深受大伙喜爱。

        “田妮、陆一博,回去整理下,然后幽冥殿集合,带你们出去嗨!”有些喜庆的声音,拖动着众人的心情。

        “可以啊,你们俩。”听闻此话,在场的所有人皆感到兴奋。宗门生活,相对枯燥。一般来说,进宗门的前五年是不得离开的,必须在宗门内潜心修炼,而这荆宗大会则是例外,宗门会随机抽取多名弟子,一同前往,用以照顾即将到来的新师弟和帮忙处理一些闲杂事务。

        见闹得不可开交,俞师兄晃了晃脑袋,一声轻吼,“别吵了别吵了,知道你们不爽,时间不多,一会该出发了,你们俩赶紧的,还有其他人,该干嘛干嘛。”说完晃悠着身子跑开。

        待人跑远,弟子们开始纷纷围着田妮陆一博,东一嘴西一嘴,拜托二人出门帮忙带些东西,好不热闹。直到两人离开,众人才逐渐安静,恢复了以往。

        手中拽着名单,俞帅一路奔跑,脸上那往日的笑脸,不知何时已被痛苦取代。

        人人都知道他爱笑,视人如知己,但凡有需要,只要自己力所能及,必将赴汤蹈火。可谁又知,在这没心没肺的欢乐背面,却是一腔对自己的愤怒和悔恨。多少年,试过千千万万种方法,依旧忘不掉他回来时的表情,那仿佛失去了一切的眼神,深深刺痛了俞帅的心。

        不想再失去,更不想再一次看到那种眼神。如果不是自己,事情一定不会如此。

        笑脸重新映在脸上,背影却显得有些孤独。

        而不远处的峰顶,此情此景却被姬发尽收眼底。

        双手负于背后,一颗拳头因过分用力发出咯咯的响声。脸上不像俞帅,表现出的只有坚定。

        不知过了多久,拳头才迟迟展开,一声浓烈的叹息由内而外的从喉咙发出,“机会给你们了,好好努力活下去。”说完,便消失在原地。

        回头望向峰顶,已寻不到方才的注视,稍作迟疑,重新迈开步伐,跑向远处。

        “都来了吧。”幽冥殿前,一胡子花白的老头看着眼前的数十人,对着一旁的俞帅问道。

        “除了王振清,其他都到齐了。”

        “好,那就走吧,这次你是领队,万事你来决定,小事就别来打扰我这个糟老头了,嘿嘿。”那行将就木的脸上,竟露出了孩童般的无耻笑容。

        “嘘...”一声破空长哨,划破天际。

        “来,你们几个出来,其他人自行解决。”出列的一共5人,除了田妮陆一博,另外三人也都是入宗门未满五年的弟子,俞帅也提前查过,这五人皆没有飞行禽兽。而至于其他人,如若没有,则只能自己花学分向宗门租,所以对于能够经常出门的五年以上弟子,这种活并不是什么美差。

        五只紫幽鹤相继落在大殿,五名弟子也快速决定好归属,纵身上背。紫幽鹤,鹤中极品,对危险有着极强的预知能力,更是有着与之外表好不相称的凶狠。而鬼宗的紫幽鹤,由于都是新收弟子照料,长时间的朝夕相处,两者倒也和睦。

        宗门位置处于整个荆州大陆的西部边境,距大会举办地的中部地区,整整需要三天的飞行时间,而其间还包括了飞禽以及众人的休息和吃饭时间。

        双翼挥动,数十只飞禽纷纷离地,伴随着宗门内的钟声,向远处飞去。

        望着渐渐远去的黑影,姬发的神情越发凝重。鬼宗创立至今,一直有件神器陪同,虽没有圣器的威力,但其拥有的能力却不容小觑,那便是预知。而姬发背后的小屋,就是神器所在。从他上位至今,这堵预言墙就一直以白芒为底,预示着一切平安。而就在刚刚,这万芒之中化出一点黑,将姬发的心拉入了深渊。

        正巧此时,心头一凛,指尖立马浮出一张传音符。青烟飘过,脑中却只传出短短一字,“好。”

        短的不能再短,但姬发没有一丝埋怨。指尖晃动,又一张完整的传音符凭空出现。本想多言几句,但思考过后,最终只从牙缝中蹦出了两字,“小心。”

        预言,乃是必然发生之事,而能做的,或是唯一能够改变的,只有减少最后的损失。希望他能懂吧。

        指尖的传音符已消失许久,但王振清却依旧紧盯着空气,似乎在思考什么。此时此地,这个在荆州大陆另一头,赤裸着上身,穿了条大裤衩,脚踩人字拖的男人,在街边茶棚坐的一动不动。那一身被划满了伤痕的腱子肉所爆发出的破坏感,和阴沉并且毫无亲近感的脸庞,以及那种仿佛与世界为敌的气场,致使身周数步,无一人胆敢靠近。

        既然师兄提醒了,那必然会有事情将要发生。

        一手拎过身旁的上衣,甩于肩上,起身扔下几枚铜币后,转身离开。

        而整个茶棚的氛围,也因为他的离去,不再死寂。

        一只蝴蝶,缓缓停于刚走出茶棚的王振清指尖之上,双翼微震,星星光点随之飘落。抬手放飞,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幻化为一只足有马车般大小的粉色巨蝶。同时,原本立于地面的人影已不见踪迹。

        狂风划破街道,等众人回神,巨蝶早已远在天边。

        “那...那是...”

        呆立的群众,无不面色惊讶。那原本只是众人茶饭后闲聊扯淡的传闻,此时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眼前。猛男配粉蝶,任谁都无法相信。但没人敢开口嘲笑,就在刚才,阵风吹过之时,那件上衣露出了一个标志,幽冥鬼宗。

        鬼宗不可怕,作为顶级宗门,其口碑一直不错,从不允许出现仗势欺人的情况。而直到十多年前,鬼宗突然传出消息,不要试图惹恼一个叫王振清的鬼宗弟子。当时更是将画像传遍整个荆州大陆。

        但是一晃十年,根本就没有关于这人的任何消息,众人也渐渐将此当成是鬼宗开的一场玩笑,忘却于脑后。

        众人缓缓散去,而不远处的一处酒馆窗口,一男子手中捧着酒杯,嘴角微微扬起,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有趣。”

        “师兄师兄,就让我们玩一会儿嘛。”夜色将至,俞帅一行人在抵达一座小城后,便收拾准备在此过夜,但耐不住几个师弟师妹的纠缠,最终只能答应。

        “早点回来,明早还要早起赶路。”不忘提醒,但已然看不见众人的身影。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