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番茄小说网 > 仙魔异想录 > 妖 壹

      妖 壹

        细雨在空中缓缓飘落,水珠顺着瓦片凹槽层层流下,滴落在石板上,发出密集的滴答声,充斥着整座小城。

        街上略显荒凉,偶有黑影,也是撑着油伞匆匆赶路。

        此时,漫长的夜晚已经过去了大半,而人们大多还沉浸在睡梦中。

        小城西北边的一栋小屋里,一丝微弱的烛光悄然亮起,打破了黑暗。

        “零儿,起床了。”老人隔着墙,轻轻喊道。

        屋里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房间里,一双大眼在黑暗中缓缓闪动着,眼神中透露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情感。女孩将头埋进被窝,整个人抱成一团。

        整个夜晚,女孩都未曾合眼,一股扎心的疼痛无时无刻刺激着女孩的心,那种感觉就好像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整个心空唠唠的。很慌,但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女孩坐起身子,擦了擦眼角,尝试着咧嘴笑笑,可最终放弃。摇摇头,随手拿起床头的外衣,披在肩上,起身向外走去。

        大厅,烟雾缭绕,老人正坐在桌旁拿着烟杆子,一口一口地嘬着,神情有点严肃,似乎在思考什么。

        撩开门帘,女孩微微咳了下,皱着眉,抬手挥动,试图赶走这讨厌的浓烟。

        被咳嗽惊醒的老人,一脸歉意,宛如做错事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外公错了。”一遍一遍不停地道歉,说到后面,声音甚至有些颤抖,还带有一丝抽泣。

        每一个字眼,都犹如一把锤子,狠狠地敲在女孩心上,夜晚的那种疼痛,再一次浮现。女孩微微有些不耐,这种感觉让人讨厌,想要摆脱。轻轻甩了甩头,提起角落的灯笼,点燃后,径直出门。

        老人并没有跟着起身,望着逐渐走远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没有再多想,老人从怀中小心地掏出一块纸布,放在桌上,轻轻对折后,拿起一旁的杯子,压在了纸布的一角。

        做完一切后的老人,缓缓起身,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便出门朝着零儿离开的方向跟去,消失在黑暗中。

        和居民区不同,此时小城中心的商街早已热火朝天。

        街区的正中,是一栋三层高面馆。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厨房,一阵阵烟雾此时正从二楼的窗口向外喷涌,然后在雨水的稀释下消散,而各种浇头的香气却始终徘徊在面馆周边,充斥着整个街道。

        面馆的顶楼,一个中年男子正躺在椅上,眯着眼休息。男人是这家面馆的老板,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准时出现在三楼,不做别的,只是静静地闻着从二楼飘来的香味。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逐渐变为水流,倒灌在小城中。

        这突如其来的暴雨,让男人睁开了双眼,那从未有过表情的脸上,此时布满了疑惑。

        小街的尽头,正笼罩在一片黑暗中,绝对的黑暗,吞噬着周边的一切。一个娇小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一身碎布,在雨水的滋润下,紧紧的贴在身上,冷风吹过,让人们不自觉的全身颤栗。那双赤脚,每每踩出一步,都在人们的心中,激起一阵久久无法平息的震动。所过之处,街边的伙计都停下手中的活,静静地望着。

        没有一人上前,所有人宛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直到黑影渐渐远去,消失在众人眼中,街头才重新恢复了方才的火热。

        没有人讨论刚才的所见,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忘却在脑后。

        面馆楼顶,男子此时正紧紧的闭着双眼,整个人盘膝而坐,右手托着额头,低着脑袋,一动不动。

        不过片刻,男子的额头便隐隐间冒出细汗,眉头也渐渐皱起,“怎么可能。”喉咙微微发出响声,然后调整了下坐姿。

        空气中产生了一丝轻微的震动,屋内并不明显,但此时的楼外,雨水在空中互相撞击、摇晃、爆裂。紧接着一道无形的气浪,连同着雨滴,从面馆向四周扩散,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没有雨水倾入的空间。

        然而并没有持续太久,原本还在艰难扩大的空间,几乎瞬间被打破。雨,从四面八方打来,瞬间淹没了整栋房屋。

        男子瘫在椅子上,全身也被汗水浸湿,除了疲惫,脸上竟还隐隐透着一丝恐惧。

        方才那片刻,男子就仿佛感觉到自己身处滔天巨浪中,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就好似自己所面对的,是整个世界。

        恐惧并没有那么轻易散去,但男子仍坚持着起身,向不远的窗户走去。

        窗外依旧是一片漆黑,只能透过屋内散出的微弱烛光,看清眼前那浅浅的雨帘。风肆意地将雨吹在男子身上,这突如其来的寒冷,让男子不经意间全身发抖。

        后知后觉的男子,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才发现不知何时,全身早已湿透。

        “小枫!”声音不大,但却极具穿透力。

        没过多久,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随后,一个身影从楼梯跳上,“干嘛呀,师傅。”

        “烧点水去,我想洗澡。”

        “干嘛自己不去烧啊。”女孩噘着嘴,瞪着眼前的男子。

        “懒。”

        女孩一脸幽怨,嘴里不知在嘟囔着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转身准备下楼。而头顶却因闹脾气,闪出密密麻麻的火花,几根细碎的银发,倔强的立在脑门上。

        男子静静地转过头,看着离去的女孩,眼神有点呆滞。

        男子全名东南楔,8年前独自离家。

        离开后的东南楔便开始了漫长的旅途,没有目的,全凭着心中的那一丝感觉。

        直至遇到枫蓝,也就是他口中小枫,是在踏上旅途后的第二年。

        小城西北边缘,由于突如其来的暴雨,让这里原本平静的溪水,流量骤大。雨声、水流声,掩盖了身边的一切,衍生出一种极致的孤独、寂寞。

        一抹烛光,由远及近,悄悄沿着溪岸,缓缓飘动。

        黑夜中,烛光显得异常脆弱,肆虐的狂风,吹得整个灯笼摇摇欲坠,而烛火也随时面临着熄灭。

        不知前进了多久,烛光不再移动,稍作停留,便缓缓升起。隐隐中,一张稚嫩的脸庞,出现在幽暗的烛光下。

        悲伤。

        此时那张脸上,只有无尽的悲伤。即使经历了无数雨水的冲洗,也无法掩盖脸上那几滴泪水,眉间的那股忧郁,以及眼神中的无助。

        女孩举起灯笼,摸黑挂在了一旁的树上,然后一步步的走进水中。

        水流很急,但女孩边身边,却异常的平缓,只有雨水滴落时产生的无数波纹。

        水,越来越深,直到女孩最终消失在水面上,水流才再一次恢复了方才的湍急。

        “来啦。”在女孩刚刚走过的路上,一个黑影停下脚步,对着身后说道。

        “嗯,刚来。”黑暗中,一道苍老的声音幽幽传来,紧接着走出一个身披斗笠的黑影。“应该有感觉吧,时间快到了。”

        之后,便陷入了沉寂。

        黑影,名叫方世玉,零儿的外公。而身后的斗笠男,名叫姬天良。

        “边走边说”,长久之后,方世玉开口。“感觉零儿今天有点不对劲。”

        “嗯?怎么说。”

        “一早起来,情绪就有点不稳定。”

        “血之羁绊?”

        “有点像,但问题是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不可能存在羁绊啊。感觉更像是灵魂感知。”

        姬天良皱眉,“源自灵魂深处的嘛,啧啧,没感受过。”

        又是无言,两人各怀心思,继续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姬天良开口,“这雨,不对…我的问题?”

        “不,我也一样”,方世玉眯着眼睛,“灵气很乱。”

        气氛逐渐紧张。

        两人不约而同的加快了步伐,顶着雨向前跑去。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