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番茄小说网 > 仙魔异想录 > 妖 拾玖

      妖 拾玖

        一切,都和当年一样,每一字每一句,甚至是任何一个表情。

        耳边传来喧嚣,一阵莫名的光芒挡住了自己的视线,而眼前的景象,也开始变得模糊。

        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映在脸上,唤醒了原本漆黑的房间。伸手试图遮挡,却发现此时的自己正躺在床上。

        陌生的天花板,以及已经褪去了的衣物和盖在身上的凉被,却是丝毫没有印象。起身走向窗口,那厚实的窗帘背后,已然是已经烈阳高照的正午。

        竟然睡了那么久,对此,王振清也感到深深的意外。自打那件事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可今天。不仅如此,看着窗外的同时,王振清的身体深处,那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竟也开始蠢蠢欲动,到底是为何。

        不想纠结于幻想,微微打理了一下自己,便准备出门。脑中依旧回顾着昨晚的一切,明明处处充满疑惑,却又毫无头绪。

        门,依旧是那个门,一道划痕,抹不去的记忆。走廊,也依旧是昨晚的样子,但却多了一丝活人的气息。

        大厅掌柜,已不是昨晚的老人,满脸的笑痕,带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两人互相点了点头,便双目擦身而过。

        “客官慢走!”身后传来小二,那热情的呼喊声。

        昨晚至今,基本就没有吃过什么东西,而此时的肚子也开始非常配合的咕噜乱叫。“该吃点东西了。”一边心里想着,走在大街上的王振清一边开始观察四周,挑选着饭馆。

        除开各种客栈酒馆,洛阳四城的娱乐设施也是相当丰富,但因为此刻正值白天,基本都在闭门休息。

        灯红酒绿的生活,王振清并不喜欢,相比较而言,如果非要娱乐,他更加情愿去赌场碰碰运气,沉浸于快感中,能够忘记很多烦恼。

        阵阵飘香,在鼻尖徘徊,不远处的大棚下,一口烧开的大锅正冒着浓烟。这炎热的午后,出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汤圆铺子,虽说不上人满为患,但却也基本上是座无虚席。

        咽了咽口水,便朝着铺子走去。

        这一家汤圆铺子,存在的时间据说是已经突破了百年,手艺代代相传,而口碑也一直不错。

        “老板,来碗鲜肉的。”

        这里的汤圆很大,记得上次来时,还是三人同吃的一碗,也是自那以后,这里的汤圆成了自己久久无法忘记的其中一段回忆。

        “好嘞,稍等。”汤圆需要现包现煮,招呼之后,老板就不再搭理,开始自顾自地忙活起来。与此同时,王振清也找了个座位,开始发呆。

        虽谈不上燥热,但午后的气温依旧让人难熬,黄梅天带来的闷热感,让每一个人都仿佛是身处在蒸笼之中。王振清也不例外,汤圆还未上桌,身上的衣服已然是前后沾身。

        距大会开始,还有不到两天,按照往年的规律,宗门的人应该是已经到了。鬼宗在洛阳的集合点,位于西城区,是一个类似于杂货商铺的建筑。楼高三层,除开一楼卖点零碎,二三楼都是宗门的内室。

        说到这个,在这提一句。各大宗门在各地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联络点,平时大多都是以商铺的形式对外,本意并不是赚钱,基本都是卖一些学生练习制作的符篆,偶尔也会有一些稀有品,比如武器、药品之类。相比较宗门之外,符篆这种消耗品,很少有人能够靠自身灵力生成,而制作又相对困难,所以这类通用符篆,一直很受欢迎。

        便想着一会吃完,顺势去趟商铺。

        由于常年奔波于各地,王振清每每路过自家商铺,都会选择补充自己的库存,以备不时之需,顺便卖掉点打野时获得的小东西,来换取一些零用钱。

        阵阵水雾的出现,打断了原本的思绪,一碗正冒着热气的鲜肉汤圆摆在了面前。

        雪白丰满的糯米皮子,蠢萌的小角,依旧是曾经的模样。

        忽的一股冷气,自脚底向上蔓延,原本还被闷热包裹的王振清,猝不及防的打出一个冷颤,仿佛是瞬间来到了冬天。

        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地砖,本再平常不过的石砖,此时竟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冷光。

        不再瞎想,这样的环境吃这热乎乎的汤圆,是再合适不过。

        轻轻咬下,那几乎触之即破的白皮,瞬间化开,透明的汤汁顺着破口缓缓流出,紧接着一股浓烈的鲜味呼之欲出。淡粉色的嫩肉,配上白黄的冬笋,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吞下。

        吮吸着勺内的汤汁,在冬笋的搭配下,肥而不腻,香甜可口。再一口咬在肉上,并不烫舌的美味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与此同时,位于西城的幽冥商铺中,俞帅正替着自己师弟做着小二。

        店铺职员都是门内弟子,基本都互相熟识,而俞帅又不喜溜达,便顺势收了学弟的红包,帮忙看店。

        商铺不算忙,客人只有陆陆续续几个,都是在挑选符篆。百无聊赖的望着天花板,想着今晚去哪个楼馆喝茶。即将奔三的年纪,却整天除了睡觉数钱,就是四处把妹。

        “大哥哥,蓝焰符十张,安眠符两张。”声音有些奶,而且很酥。闻声看去,是一个有些精炼的女孩。

        “来了来了。”嘴上说着,却是扭动着有些丰满的身躯,在躺椅上挣扎起不了身。

        女孩捂着嘴,转过头,试图让自己不要笑出声。说实话,俞帅其实除了身材以外,长得还算标致,甚至是有些可爱。

        艰难地从椅上爬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就朝着柜台走去。

        “妹妹,别的还要哇。”当给出了女孩的所需之后,俞帅便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绝活,推销。

        女孩不大,看个头应该也是今年参加大会的孩子,鼓鼓的钱袋预示着此人家底丰厚。

        “避水符、引雷符、百香符和臭屁符。还有各种丹药草药,限时供应。怎么样,需要不。”俞帅本身的强项,在于魂力的强度,以及引以为傲的灵力量,但缺陷也很明显,身体不够灵活。因为魂力足够强,所以对于符篆的制作,俞帅基本都是手到擒来,而且都是质量极高的极品符篆。至于药品,那就更不用提,因为除去了练体,有很多的时间可以用来研究制药。

        “百香符?是香符吗。”

        “圣地罗、百香草、郁欣兰混合。”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瓷瓶,“给,试试。”

        木塞拔开,一股谜一般的淡雅清香,瞬间充斥了整个商铺。不刺鼻,还很温和,能给人一种大自然相融的感觉。

        “多少钱。”

        “五金。”

        “那么贵?。”百香符的价格远远超出了眼前女孩的预料。但因为香味的独特,依旧继续问着。

        俞帅的脸色没有变化,他的百香符和市面上出售的常规香符有着很大区别,因为制作工艺和效果的不同,所以价格也高于常规百倍之余。

        “终生伴香,世界仅此一张。”本就耗时量巨大的制作,俞帅也仅仅只是有三张百香符,都是不同香味。而此行洛阳,便特意带了一张。百香符,一种能够自己寻找主人的特殊符篆,讲究缘分。

        俞帅有种直觉,眼前的女孩会买,所以不留余力的介绍着。

        “真的嘛。”女孩明显是不够相信,“算了算了,买吧。”紧接着,从钱袋中掏出五枚金币,轻轻放于桌上。

        而五枚金币的出现,直接让俞帅的脸上,显露出无法遮掩的贪婪,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对金钱的欲望,浓郁到空气中都能闻到。

        看着眼前不靠谱的已经可以做自己叔叔的男人,女孩已经有些后悔,自己是否买的太过于草率。

        “手。”将钱收完的俞帅,面色一瞬间又恢复了以往的淡然,同时,一方金檀木盒,从袖中取出。

        不知所以然的女孩,缓缓伸出自己的小手,而另一边,俞帅打开木盒,小心地将符篆取出。

        不同于常规符篆,这张百香符有着极其与众不同的外表。竟是一张透如薄翼,由灵力构成的符篆。片片花瓣在其周围飘荡,根根透明木枝将其环绕交织。透着一股生命的气息。

        接过女孩的小手,轻轻将符篆摆上,紧随着道道灵力从自己掌心流出,缓缓将符篆裹住。

        时间的流动,仿佛在这一刻停滞。无数的灵力在空中来回交汇。“试着调出自己的灵力,我会帮你。”控制灵力,是需要经过系统教学的,而眼前的女孩明显还未学习过,那就必须要有人帮忙引导,而至于引导后能否成功,多久成功,那便不知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动,而女孩的手掌之上,始终是没有动静。俞帅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依旧是专注地盯着符篆的变化。

        半个时辰。

        “不要急,慢慢来。”女孩的下巴,不知何时已经积满了汗水或是泪水的混合物,而眼神中的焦虑,更是明显,甚至是有着些许的气馁。

        “找感觉,这是第一次,很重要,不能放弃。”对于第一次灵力的控制,就像是在无形之中找有形一般,何其的困难。

        按照王振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就好比是让你动耳,一块从未动用过的肌肉,需要你去控制,其难度就是让你去尝试寻找有尾巴的感觉。

        但一旦那种感觉被捉住,那便成了习惯。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