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番茄小说网 > 仙魔异想录 > 妖 贰壹

      妖 贰壹

        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时辰,但店铺内的二人,依旧是没有任何动静。

        屋外,不知从哪搬来的长椅上,王振清正静静地躺着,享受着傍晚最后的余光所带来的的温度。

        而那些围观的群众,也已经来来回回换了一批又一批,从先前最初的好奇和等待,到了如今剩下的那些贪婪及不舍。

        女孩的父母,在不久前已经转醒,二人的身份都只是最最普通的平民,这次之所以来洛阳,也是听闻奇人告知,自家女儿的未来,会不同于常人,可以试着碰碰运气,而离开之时,甚至是给了一个钱袋,说是给女孩的,别人万万不可乱用,不然恐有杀生之祸。

        异能者的世界,二人并不是特别了解,他们都是只经过了学院最原始的教导,而后因为并无多大天分,而早早结束学习步入为生活奔波的人。在听闻自己女儿的详细情况,以及了解到并无什么大碍,但却需要静待结果之时,便放下了心中的顾虑。

        此时的洛阳别处,因为这种特殊的灵气迟迟没有消散,所以依旧是人们口中交谈的主要话题。

        “怎么样?”

        “吸收不了,排斥性太强,做不到。”

        鬼宗商铺四周的街道,所有的酒馆店铺,虽说不上是人满为患,但也基本是不存在什么空位。都是千篇一律的,在研究这股灵气。

        自罗盘的信息发出之后,前前后后也是赶来了好几波鬼宗弟子,也就是因为这些人,让那些躲在暗处蠢蠢欲动的人们,放弃了前来一探究竟的想法。

        “哥,这会不会就是魔界来此的目的。”

        “不会,他们花费如此大的代价送人进来,那为何这会儿选择销声匿迹。还有,前面明明有大好的机会可以进去,却只是试探,不像是。”

        远处,一个挤满人的简陋茶铺下,赫然是素装出门的廖无双和冯伊,二人淡淡地感受着空气中的那股灵气。

        “唉,可惜了这么好的灵力,竟然得不到。”

        “可以了,别那么贪。”

        二人的谈话,声音刻意降得很轻,以便不去打扰身旁那些还在努力尝试融合这股灵气的人们。

        往年的大会,都是极其的平淡,像这种接二连三发生怪事的情况,也是从未发生过。而有一些事情,也是时刻困扰着廖无双的脑袋,不知该如何抉择。

        “冯伊,就现在吧。”时代交替,终究是要抛下手中的一切,即使是再心疼。

        冯伊的表情,虽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但微微有些皱起的眉头中,依旧是能看出一些纠结。

        “是。”

        犹豫片刻,抽出怀中传音符,让其化作一片尘埃。

        心头一阵异动,惊醒了本在打盹的王振清。悄悄环顾了一下四周,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心头的躁动,仍在持续,仿佛是要离开自己的掌控一般,力量在不停地试图逃离自己的身体。

        “不想去吗?”

        “不要。”一脸的排斥,甚至是有些厌恶。商铺正门不远处的一家餐馆顶楼,罗斯斯和张逸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正吃着晚饭。

        “行吧,那我们就不见了。”罗斯斯的本意,是想带着张逸,去店铺见见王振清。但随着逐渐靠近,张逸的全身竟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排斥反应。便只能先寻个餐馆吃饭,再做打算。

        仿佛是要失去一切的感觉,王振清整个人都极度难受,那种空虚,就像是当年那般,让人生不如死。

        焦躁的情绪,引起了周边灵气的异常波动。而屋内的,本来细心观察俞帅二人的老头,察觉到这股异样之后,起身来到屋外。而进入眼帘的,是王振清那张痛苦的面容。

        “需要帮忙吗。”

        “没事,不用。”虽说是拒绝了,但面色依旧是越发狰狞。

        脑中,那是无数刀片刺入肉体和鲜血滴在地上的声音,宛如催命的绝唱。半空中那缓缓靠近的曼妙黑影,正肆无忌惮地吸收着自己体内的灵力。明明是她,但却如此的陌生,那曾经能给身边带来活力的身影,此时却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死亡的气息。

        话说完甚至还未过去片刻,痛苦的表情已经充斥了整个面孔,甚至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快抬进去。”因为俞帅和女孩的原因,空气中的灵气本就已经十分异常,然一波未平,王振清的状态也开始变得奇怪。一股与刚刚截然不同的灵气,在空气中快速蔓延。

        在场的人没有一位是见过这种灵气,但除了身在不远处的罗斯斯。转头看向面前的张逸,却只有陌生的冷漠和无情的仇视。心头震惊,想当年,自己也是偶然间才知道的这股灵气,那是在一次任务中,那也是张逸第一次知道自己的体内有这种灵力的存在,神圣并且充斥着幸福。

        表情愈发的狰狞,仿佛是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仇恨,讨厌的并不是王振清,而是他体内的灵力。拉上张逸,罗斯斯甚至不想多说,直接匆匆离开餐馆。

        而伴随着二人的离开,刚移至屋内的王振清身体逐渐开始平息。

        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却没有人吱声。“我也不知道。”仿佛是不愿提及一般,直接了当地拒绝了所有人。

        刚才脑中的幻想,那血腥的场面,像是挥洒不去的记忆,时时刻刻在眼前徘徊。空气中依稀能够察觉到刚才残存下来的灵气,而当查至源头,沉积在心底的思念终于再也压制不住。

        原来你从未离开。

        在内心深处,那最最偏远的角落里,竟是一团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灵气。

        “没事了没事了。”王振清摆手示意众人离去。

        虽说持续的时间很短,但商铺四周的群众,皆是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这第二股灵气。短暂的混乱,也是让众人开始讨论灵气源头的那个男人。灵气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强大力量,人们更多谈论的,是灵气中感受到的那种感觉。

        而此时的某一处地下酒馆。

        “问过了,就是女神的。”

        众人围坐在大厅之中,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那为何释放灵气的是个男人。”

        “身份查清楚了么。”

        “幽冥鬼宗,王振清。”

        喧嚣的酒馆,却没有清脆的酒杯碰撞声。而此时在座的各位,赫然就是那些陆续从魔界赶来的人们。本以为这场调查,短期内会毫无头绪,但意外的到来,让众人纷纷盼来了期望,但同时,线索也再一次中断。女神不可能是男人,那这男人又和女神有着哪些关联。

        “走吧,都记得小心点。”接下去的事情,便需要所有人一起去调查。

        与此同时,那简陋茶铺之下,冯伊悄声对着身旁的廖无双说道:“魔界的人有动静了。”

        等待已久的行动,终于也是让廖无双深叹了一口气,有目的的行为总好过没有目的的刺探,起码能够知道他们此行的原因,也好做相应的对策。

        “走,鬼宗商铺去。”

        身住南城,东南楔也是在枫蓝的纠缠下,陪着两位姑娘上街游玩。空气中的灵气,依旧是没有消散,强忍着心中的好奇,东南楔也是心不在焉的陪着二女。

        其实要说对于灵气的掌控,枫蓝在这方面可以说是领先了几乎所有的同龄孩子。雷之异能的人,由于力量过于狂躁,灵气自出生起就会陪伴其身,但也只是知道并且能够感受,却并不能加以控制。枫蓝是能感受到空气中那股灵气的,她自己也说过,这股灵气好香,但说完就没有了下文,在她眼中,灵气种类很多,所以并没有觉得这灵气有多稀奇。

        因为自小便没有出过远门,枫蓝也是很给面子地硬拉着东南楔,准备在大会开始前,逛完洛阳四城。

        再说说同样是从雨城前来的姬天良和零儿,因为外公的离开,零儿整个人都是一直处在一种极其自闭的状态,没有一丝情绪,却也是没有一丝反应,整日里呆在屋内。

        报名今晚便会截止,虽说按照姬天良的身份,零儿即使不报名,也是能够进入宗门,但这样的状态也是着实让人担心,生怕发生些什么。一个独自陪伴了八年的家人,说走就走,任谁都会受不了。

        也终于,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姬天良缓缓推开了零儿的房门。

        “零儿,想知道你外公是怎么死的吗。”

        有时,最好的动力,便是营造一个目标,那种可以直击内心的目标。虽说这事实本不应该告诉零儿,但或许仇恨的种子,可以让零儿的内心开出那朵坚强并且冷静的花朵。

        复仇,一把危险的双刃剑,但到底结果会如何,没有人会知道。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