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番茄小说网 > 仙魔异想录 > 妖 肆

      妖 肆

        绝望的气息,布满了花城的每一处角落。

        人们无法想象,自己的生命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走向结束。

        但或许还存在希望,毕竟天谴还只是传闻。

        高密度的乌云,遮盖了整座花城,而乌云的中间,劫点处,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形成,密密麻麻的细小闪电,流窜在云层中,仿佛末日的前兆。

        漩涡下方的人们,抬头仰望着天空,静静地看着。没有任何的想法,连恐惧都不复存在。

        对抗世界?可笑至极。

        此时的花城四周,已然被密不透风地遮挡,紧紧贴着地面的乌云,将整个花城,锁成牢笼。

        散布在城中各处的人们,开始向中心汇聚,因为好奇。

        “啧,竟然晕过去了。”废墟中,一阵轻微的尘土翻动,一个人影坐在地上。随后,感觉到空气中浓厚的死气,深深地皱起眉头。

        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蛋,陷入深思。

        还没出生?有毒吧。外面的人是都死了么,不对,这死气不是人死之物,而且这蛋也不像是需要吸收祭品,那又是为何。

        而就在抬头的瞬间,眼前的景象,直接让东南楔石化。

        漩涡之中,雷电交织在一起,越聚越多,因为几近饱和的缘故,偶有几条洒落在地面之上。

        东南楔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重新站立起来,“估摸着是最后一下了,来吧。”

        “也不晓得林梓文那丫头怎么样了。”

        废墟中,一道闪电微微划过夜空,之后一个身影停留在半空中,滋滋电光伴随其身。

        看着废墟外的场景,东南楔被深深震撼到,放眼望去,无数双眼睛正看着自己,但这些眼神中除了一丝刚刚出现的好奇,更多的却是绝望。

        “你还活着啊。”一道声音出现在东南楔耳中。

        “凑合,死不了,就是这雷劫有点大,这城有点不好意思,但估摸着一会还有一下。”

        “你是死不了,但我们怎么办啊。如果没猜错,下一次是天谴。”

        “啊?”

        “能挡住吗。”

        一阵沉思过后,“不好说,如果真如传闻那样,够呛。”

        “别啊,你这挡不住,我们就没了啊。”

        看着人群中的那一个身影,东南楔久久不说话。

        “所有人,倾尽全力维持结界,天谴我来想办法。”这句话,传遍给了花城里的所有人,声音不大,但却唤醒了所有人。没有人质疑他的话,不,只是所有人在试图说服自己,去相信他。

        废墟中央,地面震动,一座小山拔地而起,东南楔悄然落下。

        整个花城的人在相继赶来,天谴不知将会何时降临,都在祈祷,慢点,再慢点。

        天空,再一次陷入黑暗,而闪电也消失在漩涡中。

        “来了”

        一条,两条,三条,无数条雷电,在半空中交织在一起,只瞬间便来到了东南楔的身上。

        经由东南楔之手,雷电犹如天女散花般向四面八方射去,花城,几乎在瞬间,成为火海,就短短一个呼吸的间隔,除了东南楔下方,整个花城已不复存在。

        天谴还在继续,越来越多的雷电,漏过东南楔,打向下方,而结界也在一次次击碎中快速修复。

        不断有人倒下,越来越多,明明只是瞬间,而此时人们却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

        随着最后一条姗姗来迟的雷电,击中东南楔,天空终于恢复平静,乌云散去,露出了久违的星空。

        东南楔的手上,一只毛绒绒的妖兽正和他四目相对。随后,一个跳跃,趴在东南楔的头顶上开始睡觉。

        因为雷劫的缘故,空气中的灵气浓度异常的高,东南楔环顾了一下四周,见人们基本都没什么大碍,稍稍放心,然后看了眼不远处还在昏迷的林梓文,转头离开。

        “走了?”

        “嗯,都这样了,再不走是会遭人恨的。”

        “唉,快滚吧,别再来花城了,不想看到你。”

        “好。对了,不知姐姐芳姓大名。”

        “花萌萌。”

        “噗。”

        “滚。”

        东南楔向着城门缓缓走在,看着四周的废墟,不停地叹气。

        半月后。

        走在官道上的东南楔,正欣赏着沿途的边境美景。身后的雪嵘,丝毫不知疲倦,四处乱窜。

        其实就在半月前的那一次对视,东南楔便清楚,眼前的雪嵘,和他不会有可能,自己的职责,应该就是把雪嵘带给某个人。

        距下一座城,大概还有半天的时间,有点犯困的东南楔,找了个树荫躺下,开始眯眼休息。雪嵘见到,也乖乖的躺在一旁,不去打扰。一人一妖,享受着悠闲的午后时光。

        风轻轻地吹过地面,给稍有些炎热的空气,带来那么一丝清凉。

        耳边,是微微的鼾声,给午后的孤独带来了那么些许温暖。

        转过头,看着一旁正在呼呼大睡的雪嵘,眼神中露出了浅浅的期待。

        “你说,他会是怎样的人呢。”

        仿佛听到了男人的声音,雪嵘翻了个身,咂咂嘴,继续睡着。

        阳光透过树叶,在脸上若隐若无,东南楔伸手遮住双眼,而嘴角露出浅浅的弧度。“一起期待吧。”

        时间,在睡梦中悄悄地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呜呜呜呜...”还在沉睡的雪嵘,发出了低沉的抽泣,短小的四肢,不停地摆动。

        而一旁的东南楔,在此时缓缓睁开双眼,心头一种异样的情绪油然而生,却不知为何。

        向西二里左右,是一处湖泊,湖面上漂浮着一层淡淡的雾气,隐隐遮盖着湖面。

        湖面很大,雾气之中,几个黑影正来回游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一个带着阴阳面具的人,蹲在岸边,眼前的地上是一个浑身沾满血迹的女人。一手拽着女人的头发,将她的目光对准湖泊的方向。

        “不急,我们时间很多,可以慢慢找。”面具之下,传出的是一阵刺人心府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

        在这稍有些炎热的午后,湖面的雾气,显得尤为脆弱。体内的灵气,已经几近枯竭,身上的伤口造成的影响太大,本身也没有力气再去维持雾气。

        但她不想放弃,她清楚,自己会死,没有其他可能,眼前的人自称是土匪,但从始至终,他们的目标都不是钱财,而是杀光他们所有人。

        整个枫家几乎在瞬间覆灭,她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靠得就是他的丈夫,为他杀出的这条血路。而现在,如果没有意外,整个枫家就只剩下她,和湖泊底下那个孩子了。

        希望,应该是没有了,她想死,全身的疼痛虽已麻木了大半,但仍旧难忍,再加上这种绝望的处境。湖底的孩子成为了她最后的折磨。

        可笑,到底在期盼什么,一路上试图帮助的人,不是没有,可也都是瞬间被抹杀,那现在,等来了又何妨,只是徒增伤亡罢了。

        终于,湖面最后一丝雾气散去,露出了那清澈见底的水面。

        女人紧紧地闭上眼睛,她不想看,而紧闭的双眼中,眼泪被挤出,滴滴落下。

        没过多久,一双大手摸向她的眼睛,死死掰开。

        眼前,一个同样带着面具的人,缓缓走来,而他的手中。尖叫、挣扎,女人用尽自身最后的力量,试图挣脱束缚。

        孩子在眼前被缓缓地举起,女人的动作更加疯狂,眼中渗出丝丝鲜血,口中几近嘶哑的吼叫走向崩溃的边缘。

        用力,摔。

        脱手后的影子,重重地摔向地面。

        眼神涣散,但又在瞬间凝实,眉间的坚决,整个人化作一滩水,向前面冲去。

        “呲。”身后,一把刀刺进地面,水流也被从中几乎被一分为二,鲜红的血液和水相融,但仍旧不顾一切的向前扑去,接住孩子。

        看着怀中的孩子,女人慢慢的化出身形,用手抚摸着。身上,一条贯彻了全身的伤口,不断的流出鲜血,森白的骨骼暴露在空气之中。“对不起。”然后,失去了最后一丝生机。

        怀中的孩子开始哭泣。

        “唉。”见女人已经断气,蹲在地上的面具人起身,转身离开,“杀了。”

        哭声,没有停止,一阵气浪过后,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浓浓的焦味。

        还未走远的身影顿了顿,停在原地,接二连三的倒地声传来。

        地上,是同伴焦黑的尸体,转身看到眼前的景象,面具男无法相信。手紧紧握住腰间的佩刀,凝重地环顾着四周。

        一步,两步,看着眼前仍在哭泣的婴儿,余光瞟过地上的同伴,心中甚是不解。

        刀身出鞘,黑色火焰自手心燃起,包裹了整个刀身。刀尖向下,用力朝着地上的婴儿戳去。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