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番茄小说网 > 仙魔异想录 > 妖 陆

      妖 陆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梦,那个真正藏在心底,明知很难,甚至毫无可能,但却依然存在的梦。

        欲望,不,比欲望更加可怕的,是希望。

        欲望,会给人带来努力的冲动,但希望,却会给人带来绝望。

        这个梦,短暂地迷惑着,那些想沉醉其中的人,无法自拔,即使忘记,也会成为他们心中那道无法隐藏的弱点。

        那一声声脚步,依旧敲击在心头,试图让人心乱沉迷。

        眼前阵阵发白,让人头脑迟钝。

        “呜,师傅,我好晕。”枫蓝仍旧在梦境的边缘徘徊。

        而东南楔看着眼前这个摇摇欲坠,多次又差点坠入梦境的少女,并没有上前帮忙。

        楼梯,传来声响,一个全身几近赤裸的女孩缓缓出现在眼前。

        从她身上,东南楔几乎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带上她。”

        短短三字,像是命令一般,突然刻入东南楔脑中。

        还没等反应,“噗通。”女孩便跪倒在地,而压迫在心头的脚步声也同时消失。

        茫然,一切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师傅,这?”异感消失的枫蓝,看了眼趴在地上的身影,疑惑地看向一旁的东南楔。

        方才脑中的声音,让东南楔有些皱眉,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你先抱她进去,换身衣服。”

        “好。”枫蓝走到女孩身边,弯腰抱起,“好轻哦。”

        看着两人离开,东南楔转身重新回到窗前。

        七年了,自从和枫蓝相遇后,东南楔便来到了这个叫做雨城的地方。

        因常年细雨不断,雨城人口的流动量并不大,在外界人眼中,是一个躲避世俗的好去处。

        本以为会因为枫蓝,多多少少会导致生活有点危险,结果一晃七年,生活竟平平无奇。

        雨,还在下着,空气中的灵气仍旧很乱。

        “师傅,她身体好冷哦。”

        “不用管她,就让她在里面待着吧。”

        女孩的身世是个谜,东南楔也不清楚该怎么办,只能继续等着,心里隐隐有些感觉,好像会发什么事情。

        雨城西北边,此时一层淡淡的雾气从水下冒出,逐渐覆盖了整个水面,向外扩散。

        一个身影从水中浮出,矗立在水面上,在雾气的包裹下,显得尤为惊艳。

        低着头,一动不动。

        一阵零碎的脚步身,由远及近,随即岸边多出了两个身影。

        “零儿?没事吧。”方世玉的话中充满了担心。

        “外公,你是要走了吗。”

        一瞬间,天地陷入了绝对的安静,雨停在半空中,脚下的水也停止了流动。

        女孩的眼中,满是期盼,认真的注视着眼前的外公。

        微弱的烛光下,那张饱经风霜的脸颊,并没有变化,但眼角的微弱抽动,和眼底那隐藏的极深的那一丝不舍,落入了零儿的眼底。

        雨,重新落下。零儿的眼睛陷入了黑暗。

        这个问题,让方世玉猝不及防,虽然知道迟早要面对,甚至可能就在一会,但如今从零儿口中说出,竟让自己不知该如何解释。

        但事到如今,估计也没啥好隐瞒的了。

        “嗯,外公要走了。”

        虽已知道结果,但心中总存有那么一点侥幸,希望不是。可当外公亲口承认以后,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眼泪开始掉落。

        “不要。”

        可是换来的却是同样的眼泪和摇头,还有一旁转过身的姬爷爷。

        漫天的委屈和悲伤席卷而来,零儿慢慢蹲下身子,双手捂着脸,试图阻挡自己那快要爆发的哭泣。

        “过几天,你姬爷爷会带你去外面上学,好好听话。”既然事情已经捅破了,方世玉也干脆把接下去的打算都说了。

        “不,不,我要和外公在一起,我不走。”声音很轻,带着哭腔,但却字字清晰。

        “乖,零儿会听话的对吧。”不知何时,方世玉已经走到了零儿面前,蹲着轻抚着零儿的脑袋。

        “不,不要。”

        一双大手,抓住零儿的双臂,将她微微抬起,试图四目相对。“外公也想和零儿在一起,外公也不想走,但外公已经死了,不能再陪零儿了。”方世玉的声音越来越响,想要去遮盖那痛哭带来的颤抖。

        “死了,死了...”零儿的口中、心中不断地重复着这两个字,整个人也不再哭泣,目光呆滞。

        “不,不...”零儿开始挣扎,试图挣脱方世玉的双手,“啊..”尖叫声撕心裂肺。

        “方世玉!”一直未曾开口的姬天良突然吼道。

        方世玉从悲伤中惊醒,瞬间感受到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息。

        天空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放晴,远处黎明的阳光第一次覆盖了整个雨城。

        大地在震动,天边开始出现无尽的红光。

        “师傅!她醒了!”枫蓝激动地跑出房间,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

        此时,整个世界都在红光的笼罩下。窗外,雨已经停了,那从未见过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师傅的身上。

        刚要冲向窗口,东南楔转身拽过枫蓝,往房间里走去,“一会再看。”

        枫蓝的脑袋,因为不爽,迸射着几条电花。

        目光的碰撞,当走进房间的一瞬间,东南楔的目光和床上的女孩对撞,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

        地面开始震动,同时,空气中开始弥漫开一股让人心际惮颤的气氛。而原本在一旁躁动的枫蓝,此时正紧紧抱着东南楔,全身发抖。

        轻轻抚了抚枫蓝的头,东南楔走到女孩面前。

        女孩已经起身,鸭坐在床上。而一双眼睛不停地在东南楔身上游动,然后伸出了右手。

        震动一直在持续,隐隐中还在增强,东南楔看着面前伸出手的女孩,眉头微微皱起。此时的情况,东南楔也毫无头绪,雨城的太阳,莫名的地震,窒息般的气息,这些都是从未遇到过的事情,如今发生在一起,再加上面前突然出现的女孩,到底怎么了。

        没有时间犹豫,东南楔也伸出手,两手相触。

        整座雨城,此时被鲜血染红。

        脚下的地面,碎裂成无数块,岩浆沸腾。

        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地上,东南楔无法相信,飞一样的奔去。

        怀中是已经没了呼吸的枫蓝,满脸的惊恐,东南楔无法想象,枫蓝在死前经历了什么。

        紧紧地抱着,东南楔不想放手,怀中的女孩不可能就这样离开,口中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

        但最终枫蓝的身体化作无数烟灰。东南楔试图去抓,去挽留。可狂风肆虐过后,怀中已空无一物。

        东南楔的脑中一片空白,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整个空间都在颤抖,天空被红色笼罩,燥热的空气弥漫着整个雨城。

        一阵阵气浪,轰击着整座城。漫天废墟,砸落在地,宛如世界末日,无时无刻都有生命消失。

        一颗人头滚落,不甘和绝望,脸上沾满了血水眼泪和泥土,以及那被灼烧了的半张面孔。

        看着眼前的头颅,东南楔的眼里,没有产生一丝波折。但还是起身,注视着气浪传来的方向。

        又是一道气浪袭来,其中还夹杂着恐怖的高温。横向切过,东南楔瞬间被斩成两半,全身化作无数电花,消失在原地。

        东南楔一路火花带闪电,在废墟中飞奔。

        空气逐渐开始浓稠,扑面而来的高温,灼烧着东南楔的皮肤。

        迎面,一个几乎遮了半边天的火焰,出现在远处。

        越靠近,周边的房屋受损越重,直到眼前再无建筑,一个硕大的空间出现在面前,东南楔终于被震惊。

        遍地焦痕,以及无数被烤熟的碎肉。

        废墟正中,东南楔终于看到了那个带走枫蓝生命的东西,一个身高达到三丈,全身被火焰包裹,只露出四肢和头颅的生物。

        “炎魔?不可能,怎么会这样,炎魔不是传说吗。”东南楔的双手不住地颤抖,一阵恐惧席卷心头。“这怎么赢。这东西怎么可能赢得了。”

        看着眼前的怪物,东南楔心底连一点抵抗的意识都产生不了,对抗的结果只有一个,死亡。

        一个黑影从一旁飞过,狠狠地摔在身后。东南楔僵硬的转过身,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尸体,更准确的说,只有上半身。

        眼球几乎要挣脱出眼眶,脸骨塌陷,血液已经干涸,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整个上半身以一种骨骼尽碎的姿势,陷在废墟中。

        东南楔想要逃离,他怕了,他不想这样死去。即使现在的雨城已经成了绝地,无法逃离,他也不想这样痛苦的死去。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战场,东南楔开始一步一步地远离。

        “师傅!”那熟悉的喊声,突然出现在了耳边。脑中,一个女孩站在面前,眼中充满了焦急。

        双腿不再动弹,看着那面孔,七年间的回忆像潮水一般涌入大脑,七年,枫蓝已经成了东南楔生活的一部分,那份难以割舍的记忆,触动了东南楔心中最后一根弦。

        “对不起,枫儿。”

        伸手入怀,东南楔的手中多了一根玉箫,一根雷柱从天而降,打入战场,同时一条雷鞭,已然抽在了炎魔身上。

        “不好意思,来晚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