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番茄小说网 > 仙魔异想录 > 妖 捌

      妖 捌

        狂暴,这是给东南楔的第一感觉。

        整个灵魂,仿佛都在瑟瑟发抖。

        这一双眼睛,所散发出的寒意,宛若是被封印万年的寒冰,逃脱了束缚,开始肆无忌惮的厮杀,让人不敢妄动。

        根本无法直视,这种感觉比方才面对两位前辈,更加糟糕。一种只是单纯被看透,而现在,似乎只要目光一个接触,自己便会消亡。

        “前辈。”站在一旁的姬天良终于开口。二人的实力可以说是相差无几,硬说差别,那就是年纪,如果没有看错,姬天良面前这个身影,应该是当初伴随着封印阵法内的存在同时被封印的,而封印阵据说是已经存在了上百年甚至是上千年,而雨城的存在远没有那么长久。

        半空中的身影,缓缓转头看向姬天良,凝视了片刻,嘴角竟浮现出一丝狡孽。

        “打赢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雨,停了。不单单是身周,而是整个雨城。雨滴停留在半空,仿佛空气凝固一般,让人窒息。

        仅一瞬间,一股滔天煞气弥漫开来,笼罩在所有人心头。

        “好强烈的煞气。”远处的东南楔,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炸裂。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东南楔终于鼓足勇气,抬头看向前方。

        当看清了眼前身影之后,东南楔终于明白为何此人煞气如此的强烈。

        妖精一族,这仿佛是一个将战斗刻在骨子里的种族,天生好战。

        双手抓向虚空,无数水滴从四周向手心汇聚,瞬间形成了两把弯刀。

        暴躁的水流覆盖着刀身,而那刀刃,薄薄的竟是两片流动的水刀,和空气相互摩擦,爆发出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

        东南楔想要去遮住耳朵,但此时没有双手地他,竟只能静静地听着,想要离开,但意识却不再受自己控制。磨人的噪音,侵扰着东南楔的内心,仿佛要被撕碎一般,甚至还都能感觉到那本不存在的鸡皮疙瘩,在全身矗立颤抖着,内心越发的开始暴躁。

        就在即将崩溃之际,一丝凉意袭来,压下了东南楔所有的负面情绪。

        朵朵雪白蔷薇,自空中绽放,无数枝藤依附着空气,向四周蔓延。

        一边,是漫天的枝藤和蔷薇,一边,是由无数水珠汇聚而成的漫天水流。一静一动,将整个世界一分为二。

        “歆研。”二字落下,脚底生水,双膝微曲,紧接着,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姬天良。”一声回应,手中木杖脱手,右手在虚空中拂过,一堵由白色荆棘组成的盾墙开始生长。

        刀尖划过,亦然是金属相互摩擦的声音,就在刚刚形成的荆棘之上,留下了一条肉眼可见的巨大刀痕。无数水珠将其包裹,阻止它恢复。

        一刀未果,歆研并未犹豫,几乎同时,第二刀已经顺势砍在原先的刀痕上。荆棘也终于在这一刀下支离破碎,化作成漫天飞舞的细小蔷薇。

        而崩坏荆棘的背后,此时的姬天良正身披雪白披风,那原本破旧的斗笠和泥衣不知何时已经消失。面前,那柄原本墨黑的木杖,全身正散发出无尽光辉,一道道裂纹从头划向根部,然后尽数被吞没,墨色外衣依稀脱落,随后消散在空气中。

        “久等了。”邪魅的笑容,第一次出现在姬天良的脸上,仿佛不再是本人。双手微微颤抖,眼神中充满了对战意的炙热。

        大地的震动越发强烈,无数裂缝开始从阵法中央向外蔓延,鲜红的岩浆四处飞溅,灼热的气息一瞬间覆盖了整座雨城。

        一枚石子从天而降,在两人眼前划过。整个世界都在动荡,但两人却都静静地互相注视着。

        伴随着石子落地,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出现错位。

        几乎同时,两人在半空中相遇,双刀与光杖碰撞,短短瞬间,两人便已交手数招,都是硬碰硬,力量与力量的交锋。

        而身周,由白色蔷薇和水滴汇聚而成的花海和水流也在激烈碰撞。无数蔷薇破碎,爆碎成花瓣,水花四溅,四散空中。

        遍地荆棘,贪婪的吮吸着空气中爆碎的灵气,无尽的孕育出新的蔷薇散入花海。而另一边,仿佛整个雨城的水都在向歆研汇聚,铺天盖地的浪潮涌向姬天良。

        光杖被单手握住挥舞,不停地寻找歆研身法的漏洞,向她身上招呼。而歆研手上的双刀,更是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或劈或刺。

        两人的身法,没有一丝规律可言,但每一招一式却又都可以看出是经历过千锤百炼。

        一刀斜里砍向脖颈,另一刀直直刺来,在刀间与胸口仅相差半尺之时,姬天良身形微侧,堪堪躲过身前的弯刀,一杖挡向侧面,同时光杖侧滑,顺着刀身向歆研拍去。

        与此同时,刺向姬天良的弯刀微微颤动,身后水光涌入,原本短小的弯刀,快速生长,削向姬天良胸口。

        空气中无尽水流涌向歆研胸口,呈现出一块盾牌状水壁,负责拦截光杖,并且身影晃动,避开光杖前进的方向。

        而姬天良胸前,数朵蔷薇凭空绽放,试图阻挡刀锋。

        两人的战斗从始至终,都充斥着必杀的决心,没有一丝手软,招数技巧变幻莫测。

        “爽!”姬天良受身后退,口中伴随着一声狂吼。而歆研也同时收刀后跳。

        瞬间,漫天蔷薇开始聚集,疯狂地向姬天良手中的光杖汇集。没有任何犹豫,歆研将手中双刀相叠,身周水流尽数脱离,只遗留了少部分环绕在身旁。一把崭新的长刀握在手中,水刃涌动,发出尖利的破空声。

        落地之时,两人再一次起跳。

        绝对的能量碰撞,光杖和长刀还未接触,附在其身上的灵气便开始互相挤压,二人的灵气丝毫没有因为碰撞而遭遇外泄。

        魂力的强度决定了对灵力精密控制的程度,而两人的魂力又恰恰都属于顶尖水准。

        薄如纸片的水刃,由无数水珠压缩而成,更是以超高速的流动,来形成切割效果。而光杖顶端,那由万丛花海汇集而成的光芒,以绝对压抑的静止,控制着体内那触之即破的灵气之海,抵挡着外界的剥削。

        眼下情景,两人完美诠释了何为静与动在视觉上的极致盛宴。

        仅仅几个瞬间,水刀便已在空中砍下数十次,每每与光杖碰擦,光杖表面都会被削出一个缺口。而刀身离开,缺口便即刻恢复。

        如此反反复复,没过多久,两人的呼吸便开始逐渐变得沉重。两人的招数并没有想象中的华丽,没有多余的动作,一切都选择精简。甚至在一旁的东南楔看来,两人的对决堪比孩童的玩闹,在他印象中,以往高手的出场,伴随的都是漫天华丽的招式,让人眼花缭乱,但今天,他发现一切都错了,任何的花里胡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好比跳梁小丑,毫无意义。

        随着歆研一刀刺出,姬天良将光杖杵在胸前,引导水刀离开,同时转身出手,数十道光符脱手而出。

        符篆,魂修中阵符师常用的一种器具,大多阵符师会尽可能的挤出时间去制作符篆,手中符篆的数量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自己的生存几率。而除了小部分高级符篆需要制作人自我操纵外,大部分的低级符篆是可以售卖给他人使用的,这类符篆大多用法单一,威胁也较小,但出其不意的使用或许也能起到保命的作用。

        但此时,姬天良所扔出的符篆,却比高级更加稀有,符篆本身是便由灵力组成,避免了需要刻画和保存携带的复杂操作,战斗中就能随时由灵力制作而成。

        两人相距甚近,符篆出手间,便来到歆研面前。

        而面对近在咫尺的符篆,歆研面孔上却并没有显露出丝毫慌张,手中水刀消散,面前的空气出现了一丝透光后的抖动。

        符篆爆碎,无数细碎花瓣向歆研袭去,这种指向性爆炸有效避免了因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对自己造成伤害,但因为力量的限制,杀伤力并不高。

        空气尚未平静,原本准备继续动手的姬天良却突然后退数步,而刚才位置,空气中一道淡淡的水纹波动后,地面炸裂,犹如细针般的水珠向四面射去。空气仿佛被切割过一般,留下了道道裂痕,而此时姬天良面前的景象,却是有过而无不及。

        密密麻麻的细针停滞在空中,让人不寒而栗,之后便化作无力的水滴,向地面落去。一道寒芒迎面飞来,姬天良不及多想,闪身躲过。方才大面积的控制灵气浓度,抵挡针雨,耗费了姬天良不少体力。但没时间休息,心念微微一动,一道指令传出。

        此时的歆研也不好过,为了能让眼前的姬天良放松防守,她不得不一点点露出破绽,促使姬天良率先动手使用符篆,然后再趁机动用早已隐藏在周围的水符,炸他个猝不及防。但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而后面的一发水镖则是预判攻击,预防姬天良酝酿什么后手,用以打断,同时也为下一次出手做准备。

        本应消散的水镖,在被姬天良躲过后,却并没有消失。而是一分为二,一张透明符篆赫然映在空中。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