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6.刁蛮公主

        杨凡穿戴完毕后甩甩头,把脑海的杂念抛去,苦涩一笑,缓缓向门口走去。

        门外的赢阴嫚俏脸格外的绯红,那不堪入目的画面总是在她脑海来回播放,想到这里她的脸蛋更加红润,红得就像成熟透的苹果,只要稍微轻轻一捏都能挤出水来。

        “这家伙穿件衣服用得着这么久吗?”赢阴嫚皱着灵巧的眉黛,低声埋怨。

        “不对劲,已经这么久了,要是他怕了我,打算畏罪潜逃,那我岂不是白来一趟?”赢阴嫚展开异常丰富的想象力,旋即气得贝齿紧咬。

        赢阴嫚越想越来气,又不想被心中怒火扰乱她正常的思维,连忙用玉手拍拍傲人的部位,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踮起脚尖,来到门前。

        为了证实心中的猜测,她不打算打草惊蛇,便没有出声,而是把门微微打开一点,把小巧的脑袋伸进去。

        但她完全没想到,当她刚把脑袋伸进去的那一刻,门突然被打开,她窈窕的身子完全站不稳,按照惯性向里面倒过去。

        “啊!”身体突然失控,吓得她大声尖叫。

        也不知道两人是心有灵犀,还是天公不作美,在赢阴嫚推门的同时,杨凡也在开门。

        就这样阴差阳错,出现了这颇为尴尬的一幕。

        事发突然,杨凡压根弄不出是怎么一回事,一具人类的娇躯就倒在他的怀里。

        感觉很温热,又不失滑腻,其中还参杂着阵阵醉人心眩的淡淡清香。

        这股清香有点耐人寻味,就在杨凡回味无穷之际,耳膜被一道刺耳的尖叫声震得微微发痛。

        这时杨凡恍然大悟,意识到投怀送抱的人是那个奇葩有点神经质的秦国公主。

        一大早她要大喊大叫,他生怕她又会弄出什么幺蛾子,赶紧将她要发声的小嘴死死往他的肩膀上按。

        “嗯嗯嗯......”赢阴嫚小嘴被堵住,只能很委屈发出类似鸟雀般的低鸣声。

        所幸尖叫声及时被止住,杨凡方敢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心想着这个秦国公主不去练女高音简直是暴珍天物,浪费她这副与生俱来的好嗓子。

        她本身就是十六岁的小姑娘,加上平时养尊处优,这一出她能使出的力气更加不如杨凡,只能被他死死按住后脑勺。

        尽管如此,她作为大秦公主,依然有着她不容轻视的傲气,即刻恼羞成怒,展开锋利的皓齿狠狠咬在杨凡的肩膀上。

        “啊!”肩膀上骤然传来的剧痛让杨凡本能反应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接着他立马情况不对,唯有用手捂住嘴巴,紧紧咬着牙关,默默忍受这一切。

        大约过了五秒钟,杨凡几乎撑不住,双手按住赢阴嫚的香肩,将她推开一边。

        随后喘着气,使劲揉着被咬伤的肩膀,再把衣服往下一拉,看到两排整整齐齐的牙齿。

        待上面的痛楚淡淡消去后,杨凡表情无奈,很纠缠地道:“你是狗吗?不是哗哗大叫,就是往人身上咬。”

        赢阴嫚本来就一肚子的怨气,没来得及和他计较,却没想到这个无耻的男人反过来指责她。

        简直是恶人先告状,恼怒之下她也不顾及作为大秦公主的姿态,两只玉手很没形象地插在盈盈一握的纤腰上,睁大那双黑白分明而动人的眸子仇视杨凡的大脸。

        “你才是狗,你全家是狗,你祖宗十八代是狗!”赢阴嫚仿佛被人踩到尾巴一样,娇嫩的小嘴化为强大机关枪,一个劲往杨凡脸上狂射。

        杨凡当场被她喷得有些懵逼了,没想到这样一个看上去气质非凡的大秦公主也会有蛮不讲理泼妇骂街的一面,近距离都能感受她那温热的口气。

        庆幸的是,她的口气没有其他的异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芳香。

        赢阴嫚见到杨凡被自己说得无言以对,认为自己说服了它,当即心中感到难以言述的快感,挑起眉黛,很傲娇地道:“要不是看在你有几分能耐能辅助父皇的份上,就你对我做过那些无礼之事,足以让你碎尸万段!”

        其他事情杨凡忍忍就算了,天地可鉴他脑子里压根没打算对这个秦国公主怎么样,何来对她无礼之谈,欲加之罪杨凡无法接受。

        杨凡不觉得自己理亏,无法忍受赢阴嫚的污蔑,冷笑道:“真是好笑,你倒是说说看,我杨凡对你做出那些无礼之事,我顶多迫于无奈偷吃了你一些的饭菜而已。”

        在赢阴嫚看来杨凡纯属在颠倒是非,在狡辩,随口道:“你还偷窥我......我......”

        赢阴嫚再刁蛮任性,充其量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承认被男人偷窥沐浴的事情终究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赢阴嫚又羞又怒,急得原地跺脚,美眸微微发红,低声抽泣。

        杨凡是个钢铁直男,本来就少和异性接触,而且对方还是个娇娇滴滴的大秦公主,这一哭有点梨花带雨,我见犹怜,顿时不知所措。

        他并非是个不懂怜香惜玉之人,心中再不满都只能化为一声长叹,女人的眼泪真是对付男人的一大杀气,难以阻挡。

        可他又不懂得如何安慰人家公主,唯有用很郁闷的语气讲道:“你别哭了不行吗?别的我不敢说,但我做了也是无心之举,绝对是无意冒犯公主你,再说你刚才也不是看光我的身子了吗?这样一来一回,咱们谁也没吃亏,算扯平了好吗?”

        任由杨帆讲得口舌干燥,人家公主就是不接受。

        “滚蛋!我不听!你的和我的能一样吗?”赢阴嫚说完又低头抹眼泪去。

        能一样吗?

        杨帆目光很纯洁地扫了一下赢阴嫚凹凸有致的娇躯,腼腆一笑,确实有些不一样。

        然后赢阴嫚把玉手放下来,抬起粉嫩细嫩的脖子,吸吸琼鼻,用娇弱的口吻道:“罢了,我们去找父皇去理论去,你我是对是错,他自会判断。”

        杨帆一听整个人都不好受,开玩笑,以秦始皇对这个公主宠爱的程度,即使她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也有可能说对的,更何况他是个外人,如果知道他对赢阴嫚做的那些事情,那惩罚绝对是空前绝后,想想就毛骨悚然。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