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xcof"><address id="uxcof"></address></tr>
  • <i id="uxcof"><nav id="uxcof"></nav></i>
    <nav id="uxcof"></nav>
  • <i id="uxcof"><output id="uxcof"><meter id="uxcof"></meter></output></i> <s id="uxcof"><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s>
    <nav id="uxcof"><output id="uxcof"></output></nav>

      <nav id="uxcof"><legend id="uxcof"></legend></nav>

    1. 番茄小说网 > 从武学专用版作弊器开始 > 第二三二章 想法

      第二三二章 想法

        茶楼包厢。

        子夜校尉本是一本正经,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结果一听到江尚的问好,顿时绷不住了。

        “你还敢跟我提可乐,可乐怎么了你不知道嘛?!”

        子夜校尉差点跳起来跟江尚直接干起来。

        “它抑郁了!”

        “它抑郁了啊!”

        “以前的它是多么快乐的一条狗,现在它整天往庙里钻,幻想自己是一条出家的狗。

        它已经没有凡狗的七情六欲,它再不是从前的孩子了。”

        子夜校尉微微仰头,似是想到了什么痛苦的回忆。

        江尚脸色尴尬,干笑道:

        “这不是能者多干嘛,不过可乐造成今天这副模样我很抱歉,你说有没有可能让我弥补一下。”

        子夜校尉道:“真的?”

        江尚点头:“很真。”

        子夜似乎早有准备,立马道:“那就把可乐的儿子全都还给我,我不能让可乐的孩子从小就没了爹。”

        江尚顿了一下,幽幽道:“可乐没儿子。”

        “不可能!”

        子夜反驳道:“可乐被你们折腾成那样子,不可能一个种都没留下。”

        江尚叹了一口气:“是真没儿子,因为那天晚上后,我们寨子里只出生了三条小母狗,只能算女儿。

        不过它们都没继承可乐的天赋,和普通狗差不多,否则这次我就一起带过来了。”

        子夜一愣:“哦,那就算了。我想了一下,既然是可乐被强迫留下来的种子,要是被可乐看到了,还得勾起它伤心的回忆。

        那三条小母狗就留给你们做个纪念吧。”

        江尚:“……”

        所以说你就是盯上了可乐的天赋。

        还以为同是爱狗之人,没想到脑子里想的也是利益。

        还能不能给狗狗一个纯净的天空。

        啊呸!

        江尚心中腹诽,但表面上却是笑吟吟道:

        “子夜校尉,我这次来,发现镇妖关似乎有些变化。”

        子夜刚才搞怪的表情顿时收敛,声音低沉下来:

        “江寨主既然看见了,我也就不用多说了。”

        “开通贸易是朝廷的命令,我们徐帅一向以皇帝陛下的命令马首是瞻。

        所以即便底下人反对,但还是让镇妖关顺利通商起来。”

        “如今我们镇妖关已经不缺物资,江寨主千里迢迢运送货物到此,可能要失望了。”

        “但江寨主请放心,为了表示歉意,这一次江寨主的货物我们不收取任何税费。

        另外江寨主的货可以用市场价优先在我们镇妖军的军需处换取一应物资。”

        江尚的笑容也隐了下去。

        “子夜校尉,你该知道我们要通过万绝山脉要花费何等代价,那些货都是带着血的。

        以现在的市场价,我不知道是个什么价格。

        但既然这么多商队过来,现在的物资价格定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低点,而你们镇妖军囤积的那些妖族材料,也定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点。

        一低一高,我还能拿多少?”

        “你们镇妖军和我们也合作了十几年,现在这样子可不地道啊。”

        子夜连忙解释道:“我也知道这样子你们亏的很多,但这都是上头的命令。江寨主,你就体谅一下我们。”

        说着,他咬了咬牙,说道:

        “而且实话跟你说吧,陈将军前些日子已经由于伤病退居二线。

        所以现在能让你们以市场价优先换取物资,已经是我能给的最大权限。”

        江尚知道子夜口中的陈将军是谁。

        他是袁干爹之前在镇妖关担任镇妖校尉之时的顶头上司。

        袁干爹之所以冒着风险开辟走私商道和镇妖关交易,和这位上司不无关系。

        本来他还想去拜会一番。

        但如今他已病退,那么以前的关系就算散了大半。

        江尚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主持交易,就遇到这种事。

        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运气也太衰了。

        至于陈将军的伤病,谁信谁傻瓜。

        怎么说他也是先天大宗师,年富力强,怎么会那么恰好在这种关键时候病退了。

        显然暗中有一场他看不到的争锋。

        而这位陈将军败了,所以只能病退。

        可是换不到足够的妖族资源,别说白莲教那边交待不过去,就是他的红叶坊市也得凉。

        毕竟妖族资源可是红叶坊市的一大特色。

        很多商会肯在坊市开办分行,全靠妖族资源的吸引。

        虽然随着镇妖关的开放,他的独门生意会变的不独门,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所以不能就这么算了。

        嗯?

        江尚突然想到,既然镇妖关这边不能让他满意,那么妖族那边呢。

        他们一样需要各种物资,而且价格更贵。

        之前不想和妖族交易,一是有镇妖关这座雄关拦着,二是不想资妖,当人奸。

        但现在他未尝不能拿这笔物资干笔大买卖。

        想要赚钱,哪能不冒点风险。

        更别说他如今半妖的身份。

        在人族领地是个大雷,不敢随便暴露,但在妖族那边,谁敢说他是个半妖,明明就是纯种天狐!

        妖中王族!

        越想越是这么回事。

        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让他带着物资过了镇妖关去到妖族那边。

        江尚眼珠一转,看向正一脸沉思的子夜,笑眯眯道:

        “子夜兄弟,咱们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所以咱也不跟你说虚的,有件事你一定要帮我。”

        子夜看着一脸笑意的江尚,却觉后背一凉,他提醒道:

        “江寨主,咱们现在才第二次见面,也没什么过命的交情。”

        “狗命也算命。”

        江尚一脸不乐意道:“难道可乐在你眼中这么不值钱?”

        “它是不是差点被折腾得没命了,算不算过命的交情。”

        子夜:“???”

        子夜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家伙,连条狗都被他榨得点滴不剩。

        “江寨主,有话请直说,能帮的我一定帮,不能帮的我也没办法。”

        江尚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们既然不能按以前的价格换给我,那我就直接去找正主。

        你睁一眼闭一只眼,让我带着物资通过镇妖关去妖域。

        到时候换了多少东西,我分你们三成。”

        “不行!”

        子夜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

        “要是能跟妖族做生意的话,那些大商会哪还用得着和我们镇妖军扯皮。

        你们想要和妖族交易,那就是冒天下大不韪。

        这事我不能干,也干不了。

        一旦被上面发现,那就是灭九族的大罪。”

        江尚却不恼,反而笑着道:

        “我知道你干不了,所以想要让你介绍一个能这么干的人。能不能成我不怪你,就当念在当初我敬了你一杯酒的份上。”

        子夜陷入沉思。

        江尚也不打扰,只是陪他喝茶。

        一旁的董则成早已冷汗直流,湿透了衣裳。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小主人一玩就这么大。

        去妖域和妖族做生意,一不小心就是个尸骨无存。

        妖族可不会和人讲什么仁义道德。

        大家都不是一个种族的。

        “你就不怕我出了门就去举报你?”

        子夜突然问道。

        江尚老神在在道:“无凭无据你可不能污蔑人啊,我吹个牛还犯法不成。

        犯罪和犯罪未遂,还有设想犯罪,那是三码事。”

        以他如今的实力,天下大可去得,自然也少了很多顾忌。

        要换做半年前,即便他有这个想法,也不敢说出来。

        子夜苦笑道:“你这杯酒早知道就不喝了。不,我就不应该过来见你。”

        “但已经晚了不是嘛。”江尚道。

        子夜点点头,吐出一口气道:“是晚了,不过你不想和我们镇妖军交易,我也拦不住你。

        你真的想找人的话,那就去找陈将军吧。

        病虎威犹在,或许他能帮你。

        即便不能帮,念在以前的交情上,应该也不会为难你们。”

        江尚举起茶杯:“多谢子夜兄。”

        子夜回敬道:“这杯茶喝完,出了门我就不认识你们,也不要来找我。

        我现在就是个看大门的小小校尉。”

        “告辞。”

        子夜一饮而尽,站起身来走得飞快,生怕江尚再叫住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

        陈将军府。

        江尚是在练功场见到的这位陈将军。

        子夜离开以后,江尚就让董则成用了袁干爹留下的关系,很快进了陈将军府。

        他也很顺利的见到了陈将军。

        陈将军名叫陈破军,中等身材,大概五十多岁,头发灰白,打理得一丝不苟,穿着一身灰白劲装。

        他正盘着一颗巨大的石球。

        几千斤的巨大石球在他手上和水晶球一样,举重若轻,玩出了各种花活。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眼睛,一双眼睛不像普通老人那般浑浊,反而十分有神,像十八九岁的少年,充满了活力和精力。

        咚!

        石球落下,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但力却没有集中于一点,反而很自然的向四周扩散,在地上卷起了一阵微风。

        普通的青石板竟没有丝毫开裂。

        显然这位陈将军对于力的把控已经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对了,这位陈将军是练枪的。

        “你是不为的义子?”

        陈将军看着江尚,上下打量良久,才发出一声叹息道:

        “是很像啊,在你身上我看到了那个女人还有江怀瑾的影子,回想起当年,你还是个小不点。

        我还抱过你呢,没想到一转眼,就长成一个帅小伙了。”

        “将军知道我?”江尚一愣。

        陈将军笑了起来,笑得有点冷:

        “当年还是我亲手放你们走的,否则你以为就凭当时的袁不为,他能带着一个半妖之子安然离开镇妖关吗?”

        “一个妖族女子,竟迷惑了我人族两位骄子,还生下了你这个孽种。”

        “最没让我想到的,是你竟然敢来找我?”

        “难道袁不为没有告诉你?”

        “老夫平生最恨妖族!!!”

        话音刚落,他手指箕张,一旁兵器架的一杆长枪就被真气吸入他的手中。

        接着一枪由上而下,就像一根擎天之柱倒下,撕裂半座山河。

        但江尚不闪不避,只是静静看着枪尖停留在自己的眼球前,表情淡定从容。

        “你不怕?”

        陈将军的手很稳,枪尖说是离眼球一毫米,那就是一毫米,多一点少一点都不是一毫米。

        “不怕。”

        江尚如实道。

        他是真不怕,虽然陈将军的实力很强,但比他自然还是要差一点的。

        但在陈将军听来,就不这么认为了。

        他惊讶地看了眼江尚,而后收起长枪,随手一甩,长枪就落入枪架。

        “倒是有你父江怀瑾当年的几分风范,看来不为真的把你送还给了江怀瑾。

        但你不在京城好好待着,现在却以不为义子的身份来拜访我,所以,你是跟你爹闹翻了?”

        江尚点点头:“他想杀我,然后被干爹打得失踪了。”

        “哈哈哈!!!”

        陈将军开怀大笑道:“这算是我最近听到的不多好消息之一。”

        “之前不为带着你离开之时,我就劝他说干脆让你当他儿子算了,反正孩子还小,又不记事。

        可偏偏他人又执拗,非得遵循那女人的遗言。

        江怀瑾为人薄情寡义,能养出什么好种来?”

        江尚:“……”

        总感觉是在拐弯抹角骂他。

        “说吧,你找老夫来干什么?”

        陈将军笑容一收,盯着江尚道:

        “老夫如今一介闲人,已经不管事了,所以要是关于你干爹生意的事,就不必来问我了。

        老夫也无能为力。”

        显然,他也知道如今镇妖关开始通商的事情。

        而他正是在此事上与上头有所分歧,所以才被冷落边缘化,最后落了个病退。

        如今江尚若是因此来寻求帮助,他只能拒绝。

        毕竟江尚不是袁不为,和他可没有门生情谊。

        而且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谎。

        要不是看在袁不为的份上,以江尚的身份,早在上门的第一时间,他就通知镇妖军前来镇压了。

        江尚讪讪一笑:“晚辈只是听说将军生了伤病,出于关心,这才来拜访将军。”

        陈将军态度变得冷谈:“我现在很好。”

        江尚还想再说,陈将军就打断了他,开始送客:

        “如果没有其他事,老夫就不留你了。”

        江尚见陈将军这副态度,知道他说的可能平生最恨妖族,大概不假。

        否则他这个晚辈做足了态度,不至于连顿饭都捞不着。

        既然没感情可讲,那就只能下猛药了。

        江尚心中一定,而后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干爹,你曾经最得意的门生,袁不为,他快要死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391xs.com